<progress id="gjkup"></progress>
<tbody id="gjkup"><track id="gjkup"></track></tbody>
<rp id="gjkup"></rp>
<rp id="gjkup"></rp>

    <dd id="gjkup"></dd>

    1. 首頁 > 行業資訊

      行業資訊

      第三方支付壁壘被打破:銀聯云閃付悄悄接入微信和淘寶App進展如何?
      來源:21世紀經濟網 發布日期:2021/9/8 點擊次數:826

      長期存在的第三方移動支付工具間的壁壘,正在被打破。

      近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測試發現,銀聯云閃付App已接入微信支付體系,云閃付用戶可以通過掃描微信個人收款碼完成支付。在此之前,8月22日有媒體報道,手機淘寶App正式接入銀聯云閃付付款渠道,用戶可以在付款結算界面選擇云閃付,閱讀服務需知之后將自動跳轉進入云閃付App,等待進一步完成付款操作。

      長期以來,因獨立資金體系、應用生態圈以及控制場景等因素限制,支付工具間存在層層聯通壁壘。微信、支付寶兩家第三方支付工具“雙寡頭”格局,讓用戶不得不在支付時“二選一”,銀行資金在二者間反復流轉的情況更讓許多用戶頭疼,極大拉低了支付效率,跨工具支付無形中也增加了支付成本。

      有行業人士分析認為,此次銀聯“試水”接入微信、淘寶支付的小動作,或將成為開啟支付渠道間互聯互通的新切口。

      銀聯云閃付接入微信支付、手機淘寶App

      銀聯、微信、支付寶支付通道互聯互通,進展到底如何?

      9月以來,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測試體驗發現,銀聯云閃付與騰訊微信支付開放掃碼支付,即云閃付App用戶可以掃描微信用戶個人收款碼,完成轉賬操作,微信收款記錄則會顯示“來自銀聯用戶”字樣。對應的,通過微信支付掃描云閃付收款二維碼進行轉賬目前尚無法實現。

      在阿里巴巴的淘寶App端,部分用戶在手機淘寶App完成購物并提交訂單后,付款方式可選“云閃付”入口,在閱讀服務需知之后,將自動跳轉進入云閃付App,等待進一步完成付款操作。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測試發現,該功能僅支持安裝有云閃付APP的手機終端,在淘寶網頁端無法找到該接口。此外,目前阿里旗下的飛豬應用同樣無法使用云閃付支付。

      不過,支付寶、財付通(微信支付)尚未有開展互相掃碼支付互通的跡象。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就此事分別致電云閃付、支付寶及微信支付客服。云閃付客服人員表示,目前云閃付確實正在與上述第三方支付工具間展開合作,目前相關功能正在推進。據其了解,支付工具間的互聯互通應該很快就會實現,不過具體時間進度安排還沒有接到相關通知。

      支付寶客服表示,該功能還處在上線測試期,僅支持手機淘寶App下單的天貓通用業務交易,非天貓訂單(淘寶、飛豬、餓了么等)、跨境交易訂單、預售訂單等場景尚未得到開放,此外該項功能是針對淘寶App結算,并非接入支付寶系統。

      此外,微信支付客服則表示,“有關云閃付的功能需要聯系云閃付方面咨詢”。

      分析人士認為,此次銀聯云閃付推進與微信支付、淘寶合作的兩個“小動作”,即便目前在功能和場景上都并不完善,其背后卻是長期被討論的“條碼互通”和“支付生態開放”兩個行業熱點話題??此剖莾杉?,其實質都是推動支付生態體系的開放互聯。

      支付互聯時代將至?

      支付作為大數據來源之一,互聯網公司通過支付布局金融,除阿里、騰訊外,京東、美團、拼多多、滴滴、字節跳動等多家機構均已將支付牌照收入囊中。

      去年7月,“美團正式取消支付寶支付”曾引發市場熱議,美團創始人王興在個人飯否上對此回應稱:“淘寶為什么還不支持微信支付?微信支付的活躍用戶數比支付寶多,手續費也比支付寶低?!?

      不過,228家第三方支付牌照中,支付寶和騰訊財付通(含微信支付)的合占市場份額或接近85%。第三方支付巨頭依托自身應用生態控制支付場景,在條碼、場景接口上互不聯通。在當前反壟斷、強監管的大趨勢下,“開放”或將成為第三方支付平臺不得不面對的選項。此次其與銀聯云閃付合作破冰的條碼支付互通、支付場景開放明顯釋放了這一訊號。

      事實上,監管層早前就有意推動支付工具間的互聯互通。2019年9月,央行公布的《金融科技(FinTech)發展規劃(2019-2021年)》提出:“推動條碼支付互聯互通,研究制定條碼支付互聯互通技術標準,統一條碼支付編碼規則、構建條碼支付互聯互通技術體系,打通條碼支付服務壁壘,實現不同APP和商戶條碼標識互認互掃?!?

      2020年2月,據21世紀經濟報道此前報道,中國銀聯與騰訊旗下財付通公司就條碼支付互聯互通達成合作,雙方將共同研究條碼支付互聯互通技術方案,率先建立全面互掃互認的條碼支付服務網絡。銀聯和財付通達成掃碼互認的主體是“云閃付App”和“微信支付”。

      2021年8月,央行印發《非銀行支付機構重大事項報告管理辦法》,要求支付機構擬首次公開發行或者增發股票、對信息泄露方面等多項重大事項,應該事前向央行分支機構報告,并于9月1日開始實施,進一步加強對第三方支付機構動態監管。

      9月6日,央行發布2021年第二季度支付體系運行總體情況,今年二季度,非銀行支付機構處理網絡支付業務2608.30億筆,金額87.32萬億元,同比分別增長28.17%和24.37%。

      上一條: 全球疫情沖擊難阻中企出海投資熱情 多重挑戰急需化解
      下一條: 幾行TXT文本也能價值近百萬 要了解大廠競跑的NFT還要從互聯網盡頭的元宇宙說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