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gjkup"></progress>
<tbody id="gjkup"><track id="gjkup"></track></tbody>
<rp id="gjkup"></rp>
<rp id="gjkup"></rp>

    <dd id="gjkup"></dd>

    1. 首頁 > 行業資訊

      行業資訊

      研究指ESG投資非僅“道德回報” 碳強度對企業股價影響明顯
      來源:21經濟網 發布日期:2022/4/11 點擊次數:299

      基金經理或許不會明確承諾,對ESG的投資能夠帶來什么。但前者確實在將ESG置入其資產組合與選擇。

      2月,在詳加檢視基金公開說明書和年報后,晨星公司調整其歐洲ESG基金投資清單,超1200檔、合計資產管理總值約1.4兆美元的基金被除名。

      ESG剔除是常見的可持續投資策略。其意指,機構在構建投資組合時,會對在ESG方面表現低于同行的公司制定剔除政策,建立負面清單。常見的剔除可以是產品類別(例如,煙草、武器、化石燃料),也可以是公司行為(例如:高碳足跡、腐敗、環境訴訟)。

      什么是ESG剔除策略

      根據UN PRI的定義,投資機構通常采取七種ESG策略:ESG負面剔除策略、ESG正面篩選策略、ESG標準篩選策略、ESG整合策略、ESG社區投資策略、ESG主題投資策略和股東參與策略。

      全球可持續投資聯盟2020年的統計,全球范圍內,整合策略為全球資產規模最大的ESG策略,為25.2萬億美元;負面剔除策略為第二,規模達15.0萬億美元。

      基金公司道富環球指出,截至2020年底,全球共有超過1200家機構投資者(總資產為14.6萬億美元)已承諾從化石燃料中撤資。

      在對20家大型資產管理公司調查后,瑞銀3月最新研究發現,有6家運用了某種形式的剔除策略,其中EMEA地區居首(4家)。

      調查發現,煙草為常見的剔除主題,前20大資產管理公司中3家剔除該主題(占比15%)。電煤、溫室氣體排放量高的行業占比同為15%。

      投資者需求是推動企業碳排放披露的重要因素,他們由此也推動資管機構更為嚴格的選擇可持續投資類目。

      景順ESG客戶策略亞太區總監陳浩揚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ESG是投資者在投資過程中,基于對ESG因素的考察,為有效降低風險和創造可持續價值而考慮的一個有益視角。

      瑞銀投資銀行研究部亞太ESG/可持續發展研究主管胡炳熙表示,每個地區中,投資者都有類似的披露訴求。普遍看,對數據披露的覆蓋全面程度、可比性,與及時性的訴求是共同處。投資者關注的首先是企業本身有無能力去梳理、整合、披露與回報碳排放數據。其次,不同地區對不同維度數據的偏愛不同。如在東南亞地區,因其經濟生產活動受氣候影響較大,該區域的投資者會尤為注重與天氣災害直接相關的數據披露。

      全球投投資者訴求相似,不同區域的投資機構偏首選的方式也一致。研究結果顯示,亞太和美國的大多數資產所有者似乎更愿意采取ESG整合策略,并與公司合作,而并非直接將其剔除。

      在瑞銀調查的20家資管機構里,除了6家機構采取ESG剔除策略,其余14家機構更多的是通過“engagement”的方式,即嘗試以改善或溝通的方式,去跟企業進行合作。

      陳浩揚表示,對基金經理來說,越來越多的ESG法規將鼓勵或推動投資者采用ESG整合策略。這有助于投資者積極考慮ESG風險,如立法或供應鏈對投資組合的影響。更廣泛的可持續發展趨勢同時也在引導投資者對ESG主題策略的需求,以助投資者抓住亞洲氣候轉型和脫碳進程帶來的行業機遇。

      碳強度對企業股價有明顯影響

      現實的投資者不會滿足于僅獲得“一種道德回報”,他們想要獲悉的是,基金剔除壓力對于標的股價的影響有多大。

      根據德國奧格斯堡大學2019年的一項對歐美基金在2010-2017年間的脫碳行為的研究,歐美的脫碳行為對高碳密度公司的股價形成了壓制。

      在被賣出時點,因基金脫碳行為而面臨高賣出壓力的高碳密度股票,其股價的跌幅近3%,并且鑒于脫碳行動的持續性,對上述股票的負面影響持續了兩年之久。

      短期影響也不容小覷,尤其是當涉及規模較大的投資主體。胡炳熙指出,去年之前,高碳排放行業在被剔除后,其股價并未受太大影響。

      “2021年初及之前,影響股價的因素一般是石油價格、當地大盤等傳統的金融因素?!焙跽f,但自2022年始,其發現,企業本身股價的表現遠低于單從傳統因素推導出的股價水平?!斑@意味著,碳強度對企業的股價產生了明顯的影響,也可說,特定企業的碳強度因素已被投資者計入其股價中?!?

      研究發現,歐美地區的一些石油、天然氣企業,在石油供應相對降低后,其相關板塊的利潤反而會上升。原因是,在減排趨勢或需求下,企業或會減少其資本性支出,從而有可能提升其利潤。

      長遠看,陳浩揚稱,雖然各企業總是受到地緣政治或全球市場事件等短期波動的影響,但從長遠來看,氣候風險或是大多數公司需要考慮的一個重要因素。

      全球視域內,近90%的排放被國家的凈零承諾所覆蓋,并轉化為氣候政策和立法。這些政策將促使在脫碳方面取得更多進展的公司獲得更多的投資,從而使資本從氣候落后者重新分配到氣候轉型領導者。

      同時,基金經理遵循的ESG披露要求的持續增加,將進一步推動資產管理公司采用ESG整合與剔除策略,并致使ESG風險評級高的發行人和行業從投資中被剔除。相反,在ESG和氣候方面取得良好進展的公司將受益于更多的可持續性投資資本。

      通常,采用ESG剔除的投資策略會篩選出5%-15%的投資范圍,用以排除某些行業或發行人。此舉可以通過降低高風險的企業和行業敞口來提高投資回報。慣常情況下,選用剔除策略也意味著向某些具有更有利的增長尾風的行業積極傾斜,如受益于氣候轉型的公司。這也意味著,脫碳方面落后的企業(尤其是高排放行業的企業),或面臨被一些投資策略排除在外的風險。

      上一條: 瑞銀證券:個人養老金將成為公募基金重要推動力,AUM或于2030年增至117萬億
      下一條: 華爾街沽空機構遭遇監管“狙擊” 隱秘沽空利益鏈或將浮出水面